彩客网专家足彩妖刀
 
 
 
劉爽:一個新媒體的“盛世宣言”

出處:北青周刊

劉爽,鳳凰新媒體CEO,鳳凰網的江湖里官稱“爽總”,人如其名,性格直爽言談犀利。翻開劉爽的簡歷可謂優秀而華麗,留學美國,深諳華爾街精髓,從2005年11月接管鳳凰新媒體,主導并成功完成了新管理團隊的組建、新公司戰略的制定、及公司業務運營的全面轉型……
然而站在鳳凰衛視這座巨人的肩膀之上,令劉爽從來不能輕言過往,“我們必須順應時代,并且開創潮流,擁抱這個愈加碎片化的新媒體時代”。
 
奧運的8月如火如荼,這不僅僅是一場各國運動員之間的競賽,也是媒體報道的競賽,門戶報道之戰的硝煙猶未散去。
在多次爭議事件中,鳳凰網又一次亮出了自己的觀點,比如羽毛球假球事件,鳳凰網Banner打出了“恥辱!國羽選手消極比賽被逐”,“中韓涉假球,體育精神蒙羞”等標題;在孫楊勇奪男子1500米自由泳冠軍之后,打出了“孫楊,超越最快的自己!”的標題;而在劉翔摔倒之后,推出獨家評論“請國家把劉翔歸還給吉粉花”、“最不肯原諒劉翔的居然是中國人”獨到而犀利,鮮明而深刻,劉爽和他的鳳凰新媒體稱得上獨樹一幟。
 
奧運與公益的“老生常談”
奧運在回歸體育精神的本質,公益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BQ:對于剛剛結束的倫敦奧運會,鳳凰網在宣傳上有哪些比較獨到之舉?
L:我們這次的口號是全媒體、全明星、全出擊,三個全。全明星是由我們鳳凰衛視主持人、評論員來參與報道;專門打造了《鏘鏘五環行》,還有《倫敦下午茶》是評論類的節目。而且采取全媒體的形式,我們跟鳳凰衛視深度的合作,組成一個五六十人的隊伍在倫敦,在現場進行報道。我們從倫敦奧運要看出我們華人運動員的成績。還要看西方國家在政府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他們如何調動資金的使用,同時跟媒體怎么互動。
BQ:從2008年北京到2012年的倫敦,您怎么看待奧運效應?
L:我覺得中國人看奧運的情緒和意識的改變,在十幾、二十年前,我們的體育剛剛走向世界,那是一個民族主義高漲的時期。隨著經濟實力的增長,國人回歸奧運精神的本身,而不單是體育獎牌上的較量,我覺得這是一個更高層次來體現奧運精神。
BQ:您對公益的欄目的定位是什么?讓它能夠情真意切真實地存在,而且能夠起到它應該起到的作用。
L:我們鳳凰網做公益絕對不是投機的,從我們非常弱小的時候開始已經七八年了,所以這個不是一朝一夕的。我們選擇的公益從始至終只有一個主題關注孩童。叫“美麗童行”。因為兒童是有限生命的一個延伸,因為對兒童的關注關懷使生命的意義得到了更大程度的綻放。而作為一個媒體,我覺得媒體最大的作用是,就是能夠把一些很美好的信息,一些觀念,能夠極大程度上放大。我們做公益項目的錢全部捐給慈善機構了。
 
 
“更平等、更自由、更開放”
這是在思想層面的理解,這是新媒體的本質。
 
BQ:首先想請您以您自己的經驗,闡述一下您對新媒體的理解?
L:有幾個層次。從技術層次來講,新媒體是一個表示新的平臺的,它是新的介質。還有一種理解,新媒體代表一種內容制作的方式,任何人在任何時間,在任何地點,任何的介質上可以給你內容和互動。更重要的,我覺得在思想上新媒體的理解,實際上它是代表一種思潮,關于知情權和話語權的,更平等、更自由、更開放。
 
BQ:您海外的經歷對你有什么影響?
L:影響非常大。因為當你在一個不同的制度,不同的文化有過不同的生活經歷以后,您看問題的角度肯定是寬廣了很多,因為你經歷了人類的不同的文明,不同樣的人和制度下面的他們的對社會發展的凝結的思考和制度的進化,然后你再對比一下審視我們現狀的話,你看的東西可能比別人要深一些,你考慮問題要寬廣一些。
BQ:您跟國外的新聞工作者接觸以后您有什么感觸?
L:我覺得國外媒體社會中起的作用太大了,媒體對維護老百姓知情權、話語權起的作用太至關重要了,這是保證社會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力量。在國外,媒體媒介首先是一個商業機構,有獨立的商業屬性。
BQ:最近各大門戶都在改版,鳳凰網有沒有什么就是門戶將向何處去,這樣的一個困惑。
L:我覺得由于新的移動平臺的出現,智能手機還有pad出現,一定會分流傳統電視、雜志、報紙的個收視份額,肯定也會分流門戶的份額,但是我覺得不可能取代,因為屏幕大小的體驗是完全不一樣的。
第二個就是隨著現在社會節奏的加快,隨著這些小屏幕的出現,確實我們社會陷入了一個淺閱讀、淺交友的時代,作為媒體人,我們不能不尊重這個規律,所以我們的產品要擁抱碎片化消費的時代,所以我們在版面上也會改進,但不是一種激進的情況,我們肯定跟隨這個規律。
 
[ ]
彩客网专家足彩妖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