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客网专家足彩妖刀
 
 
 
原石?劉爽

 

出處:羅博報告 

劉爽坦言自己是一個立場鮮明的人,既不吝惜贊美,也不掩飾反感,雖然縱橫商場多年,依然改不了耿直的性情——員工都稱呼他“爽總”。

 

較勁的人生
工作中,劉爽有著頗為嚴厲的一面,在他看來,洗手間是最容易忽略的死角,卻也最能體現出一個企業的文化,因此,鳳凰新媒體的洗手間必須整潔到可以睡覺的程度。
如果新聞標題稍有瑕疵,劉爽就會反反復復,甚至越過幾個層級,不惜發上數萬字的短信,教下屬們把事兒做好。“我覺得,成功需要一點偏執。”他把自己對完美主義近乎偏執的追求,寫進了鳳凰新媒體的“員工手冊”,而偏執帶來的負擔和壓力,悄然轉化成了一種興奮,“如果你熱愛這項工作,那么追求極致的過程,就永遠不會感到疲倦。”
劉爽對嚴厲的解讀,可以用身受其利來形容,“對年輕人來說,夢醒,比做夢要好,”如他所說,嚴厲是一種最深沉的愛護,“他們不會跟我干一輩子,甚至不會特別長久,如果因為我的忽悠,讓他們變成沒有技能、失去競爭力的人,除了鳳凰,市場上無人問津,那是一種最大的悲哀。”
劉爽每周都要抽出幾小時游泳,執掌鳳凰新媒體以后,這是他用來緩解壓力最好的辦法,“如果哪一天沒游泳,就會委靡不振,甚至有點煩躁,”說到這兒的時候,他半是認真半開玩笑地
說,“就像抽大煙斷頓的感覺”,而最后的200米他是一定要沖刺的,沒有這個沖刺就不能使心臟得到有效的鍛煉,“我是個很較勁的人!”
不惑之年依然挺拔的劉爽,認為青春與年齡并沒有關系,重要的是心態。50 歲的人也可以擁有20 歲的心態,20 多歲也可能老氣橫秋。而心態的維護就需要通過鍛煉身體來達到。

 

事業和家庭不能兩全的說法未必正確,或許在階段性上,兩者之間會有矛盾,但一個能把企業帶好的領袖,也一定能處理好家庭關系。
 
事業和家庭兩全
在外人眼中,劉爽是家境優越、順風順水的北京土著,父親是外國語大學的俄羅斯文學老師,母親從事外貿工作,然而,這個觀點卻讓我們的對話陷入了一陣兒小小的沉默。“我有一個很奇怪的童年”。
父母的收入很高,生活富裕,從小穿最好的衣服、玩最炫的玩具,縱然在那個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照樣能把下館子當做尋常小事。然而,他卻從沒體驗過精神上的優越感,生活一度很“顛簸”:3 歲前跟奶奶在江西長大,回北京不久,又去了蘭州外婆家,直到讀小學,才真正穩定下來。
離開疼愛他的奶奶,回到父母身邊,接受最嚴厲的教育,劉爽坦言,那是一種極其痛苦的掙扎,一種感情和理智的殘酷交鋒。這個語速極快、氣場很強的男人,絲毫不想掩飾內心深處那最敏感也最柔軟的一面,“我知道跟奶奶在一起,很難嚴格要求自己,不會特別刻苦、要強,但每一次分開,那種不舍和留戀,幾乎就是生離死別的感覺。”
已逝去的奶奶無疑是劉爽生命中最揪心的人,但他發自內心地感激父母,他們嚴格甚至苛刻的教育,讓他深受其利,因此多年以后,當劉爽開始執掌鳳凰新媒體,我們看到了這種情感的延續。劉爽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美麗溫婉的妻子和兩個可愛的兒子,但在妻子眼中,他最在意的還是第三個孩子——“ifeng”。劉爽笑著說,自己對家庭的關心是有點不太夠,在兒子的成長階段,確實需要更多地跟父親在一起,“到了該我挺身而出的時候了”,言及于此,劉爽眼中溫情流露,在他看來,事業和家庭不能兩全的說法未必正確,或許在階段性上,兩者之間會有矛盾,但一個能把企業帶好的領袖,也一定能處理好家庭關系,“我把這個當做一個挑戰。”
 
喉嚨深似海
一提起美食,劉爽就會妙語連珠、激情四溢,他笑著告訴我們,對美食的迷戀,得自家傳,隨即用江西口音說了句“喉嚨深似海”,音色聲調都學得有模有樣,這是爺爺的名言。
為了美食,他可以不吝時間、不計成本。在曼哈頓,他會為了地道的老北京涮肉,一路打車到紐約郊區;在香港,他有過一口氣換三家餐廳的紀錄,吃兩口、不喜歡,直接埋單走人。或許,大凡美食家必都做得一手好菜,劉爽亦然。做菜是他最放松的時候:刀工的法門、作料的調配、時間的掌控……,當整個世界只剩下他面前的這一道風景,與食材的交流和對話,足以讓他進入到物我兩忘的境界。
劉爽走南闖北、去過很多地方,口味也雜,西北的牛羊肉、江西的辣子、米粉,都很得他的喜歡。好吃,不一定要貴,哪怕環境不夠優雅整齊,看起來,他對美食的態度不太一般。
劉爽干過一件特別“神”的事兒。某天晚上,閑來無事,劉爽跟發小一路開車尋“寶”,兩個人邊吃邊逛、邊逛邊吃,先以法國生蠔海鮮做的“頭盤”,接著是一份老湯鹵煮的“開胃菜”,“主菜”是新疆大廚烤的羊肉串,最后,回到酒店,劉爽又隨手買了兩只水蜜桃做“甜品”。中西混雜、鮮膻合璧的一頓超豪華饕餮大餐,讓他的朋友看傻了眼。

 

“如果你的每一天,都在不斷挑戰極限、追求極致中度過,就不會特別激動。”
 
閱讀讓自己慢下來
劉爽是一個書蟲,喜看三類書:第一是對工作有幫助的書,譬如名人傳記;其二是可以填補空白的書,“行萬里路,如讀萬卷書;反之,讀萬卷書,也猶如行萬里路,可以彌補人眼界的空白。”還有一類書在放松時閱讀,譬如紅酒,譬如藝術史、畫冊。最愛的是二戰史,那是劉爽的武俠。
劉爽對于二戰書籍的喜愛還要追溯到少年時代,10 歲時在父親書架上看到朱可夫將軍對于二戰的回憶與思考,還有丘吉爾寫的二戰回憶錄,從那時起他就深深迷上二戰類書籍。“小時候讀二戰書是為了看熱鬧,現在就能夠體會偉大人物的氣魄與智慧,從而學習和應用到工作與生活中。”
在鳳凰新媒體,劉爽自己出資為員工購置了大型的書架,讓員工自己列書單來購買。作為新媒體從業者,盡管工作非常繁忙,劉爽自嘲為“沒有慢的時候”,但是每晚,他還是堅持睡覺前閱讀1 小時書報。讀報為工作,看書為放松。“閱讀的都是商業類的報紙,主要是為了給工作以啟發,雖然是間接的,但是,能讓自己從工作的狀態里抽離出來。”這是種讓自己慢下來的方法。
 
更大的視野
解讀劉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構成他性格的因素太多. 然而,對于劉爽來說,那些都不過是一個過程、一筆財富,他需要更大的滿足感。
2011 年5 月12 日,紐交所。上市首日,鳳凰新媒體報收于14.75 美元,比發行價上漲34%,以收盤價計算,市值達11.1 億美元——劉爽把一個在2005 年還名不見經傳的門戶網站,一手打造成了中國互聯網的“4+1”,相對于新浪、網易、搜狐、騰訊四大巨頭,在這個競爭激烈、“沒有永遠的王者”的互聯網江湖,牢牢占據了一塊版圖。
面對這一切,劉爽有著異乎尋常的平靜,對他來說,鳳凰新媒體從草創的艱辛起步,到納斯達克的完美收盤,僅僅是一種水到渠成的必然結果,“如果你的每一天,都在不斷挑戰極限、追求極致中度過,就不會特別激動。”
在鳳凰新媒體的辦公區,有這樣一條標語:“在狼群出沒的草原,只有更機敏、更強悍、更協作,才能生存并取得勝利。”顯然,劉爽不喜歡“狼性”打法,避開血腥、粗獷的“紅海廝殺”,建立良性競爭法則,才是鳳凰新媒體制勝中國互聯網行業的利器。
劉爽也不急于賺錢,他知道資本市場更看重規模、份額和業界排名——鳳凰新媒體不是Facebook,不是Hulu,也不是YouTube,鳳凰網的核心讀者群,是25 ?40 歲的知識階層,社會的中堅力量,而劉爽要做的,不僅僅是把人們從海量、碎片和口水中解放出來,保持獨立、理性和深度,他還希望傳達一些寧靜的氛圍、人文的關懷,甚至是理想主義色彩,給全球主流華人以溫暖、快樂和力量。
在劉爽身上,我們幾乎可以捕捉到魯迅先生的影子,他們都致力于成為一名布道者,因為鐘情,而試圖改變
一個時代。現在,這個率性耿直、笑容迷人的首席執行官,正在以布道者的姿勢,將“卓爾不群”深深地根植于鳳凰新媒體的脈絡和血液——以風骨、溫度,擔當和性情的名義。他要把它打造成下一個美國的phoenix.com,他要把“ifeng”寫進歷史。


 
 
[ ]
彩客网专家足彩妖刀